佛历2561年 公元2017年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大藏经

中国政府保护《中华大藏经》藏文版的重大举措

 作者:  资料来源:中国西藏信息中心  发布日期:2009-07-06  点 击:

  中国政府保护《中华大藏经》藏文版的重大举措:整理出版藏文《大藏经》并专门成立了“大藏经对勘局”。
  藏文《大藏经》历来被藏族僧侣、信教群众奉为圣物,因其不仅汇集了众多的佛教典籍,而且保存了大量的文化典籍。现存藏文大藏经共辑录典籍4570余种。比汉文《大藏经》多出三分之一以上,其中印度学者、大师著作的译本,比汉文多出一倍多,而这些佛教典籍在印度反而很少保存下来。这是由于藏文《大藏经》形成期晚于汉文《大藏经》,因而所辑录的典籍种类繁多,自成体系,独具特色。国内外学术界一致公认,它是一部具有百科全书性质的藏文古籍,已成为佛学和藏学研究最重要和最基本的资料之一,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乃至世界文化宝库的宝贵财富。
  但由于藏文《大藏经》在传抄、校订、雕刻过程中的一些原因,许多版本都存在不同程度的错字、漏字、衍文,甚至章节编排也不尽一致,影响了藏文《大藏经》的完整性和权威性。因此,对现存的各种木刻版本进行全面系统的对勘校订显得很有必要。在《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于1982年5月设局开始进行整理工作,已分册陆续问世之后,藏文《大藏经》珠连璧合,成为世界上最为完善的《中华大藏经》,这对世界文化的贡献是不言而喻的。
  1986年6月,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成立伊始,即向中央呈送了《关于整理出版〈中华大藏经〉(藏文部分)的报告》,报告中明确说明:“整理出版藏文《大藏经》,使之与正在分期出版的汉文《中华大藏经》珠联璧合,构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完备的《中华大藏经》,无论在宗教上还是在文化上都具有深远的意义。”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非常重视这项工作,很快作出批示,同意拨专款用以出版藏文《大藏经》,并决定由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主持这项工作,做到“精心组织,精心指导,使整理出版的藏文《大藏经》达到高质量、高水平”。同年,此项目正式列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七·五”(1986—1990)规划的国家重点科研项目。至此,全面系统地对勘藏文《大藏经》的时机已经成熟。
  经过藏学研究专家及学者的反复论证,确定了整理出版工作的顺序:先《丹珠尔》,后《甘珠尔》。根据是《丹珠尔》现存的四种版本国内收藏比较完整,便于收集;同时,《丹珠尔》中包含多学科的古代典籍,是研究佛学、藏学、古代东方文化的极为珍贵的资料,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藏文《大藏经》版本较多,部数也不尽一致,经过对各种版本的认真比较,确定以创刻于1730年的“德格版”为校勘底本,以现存的北京版、纳塘版、卓尼版等作参校本。依据是:德格版集佛教各家各派之经典,内容广博;编纂、校勘精审;雕刻准确,印刷精良;保存完好,未遭毁损,是诸本中之善本。与此同时,制定了《藏文大藏经对勘条例》,使全部整理对勘工作做到条理化,规范化。其中最为主要的原则是:在保持原文风貌的前提下,逐字逐句对校;只勘出经文中的异同及字句段的错落,不加任何按语,不判定是非;底本未收而参校本已收的经藉,补入底本;校勘记和对勘表附于各卷之后。
  1987年5月,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在四川成都设立了《大藏经》对勘局,聘请了一批学识渊博的学者,开始紧张而严谨的对勘工作。同时聘钦饶威色、更登和土登尼玛等二十几位藏学专家、教授、高僧为顾问,随时指教、解决对勘中的疑难问题。
  这是一项跨世纪的宏伟工程!
  这是藏文《大藏经》传播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善举。
  在藏文《大藏经》写定传世数百年之后,第一次进行如此全面系统的对勘、会校,向国内外学术界提供完善权威的版本,足以确立中国藏学界特有的国际地位。

加入收藏夹】【 】【打印

 
 

开始日期:2011-06-09 总IP数:000000 页面被浏览次数:000000 当前在线人数: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