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公元2017年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师文集 > 继程文集

竺摩法师与大马佛教

 作者:  资料来源: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  发布日期:2009-10-23  点 击:

前言
  一九五四年五月四日,当已届四十二岁的竺摩法师踏入了马来西亚的国土,从此法师的生命与大马的人民与佛教便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大马佛教有广大的空间让法师开拓,法师也的确为大马佛教开拓了广大的空间。
  法师来马的近因是由槟城菩提学院邀聘为导师,兼於菩提中学教授佛学课程。当时菩提学院可算是佛教的重要组织,因为在学院的住持丶住众及大德居士们的合作下,办有小学,进而再办中学,是马来亚最早由佛教组织开办的学校;也还是目前仅有的两间佛教组织开办的小学之一(另一为马六甲的香林小学),以及唯一的中学。
  然而若追溯更远的因缘,可从法师编述的〈学年简谱〉中,看到法师於三十四岁,也即是一九四六年时,提及的事件:
  师感圣恩,故放下万缘,专心修持,一晚在一佛光中又见老媪引师至地藏殿烧香,指示业缘未尽,寿数将终,若勤诵地藏经,当有佳讯。醒後每日诵地藏三部,诵至第四十九日,梦中先闻耳边炮竹庆祝声,然後又看见佛光。走入一寺门……抬头忽见地藏菩萨从大殿中间座位上走下来,走出边门,师见菩萨相好庄严逾恒,扑地顶礼,而菩萨已先下拜……忽又听见声音:「南方世界,汝有千万可度之机……」今师於南洋,法雨遍施……足证大士之指示正确,所言可信。(可见〈大马佛教研究第一集〉1-68页)
  在学佛生涯中,法师虽然熟读经藏,并常开法宴,且以艺术度众,但在行持中,法师是较偏於信愿行的,对於礼忏诵经念圣号之功课,持之甚勤,此亦可见法师於四十五年三十三岁时之事件:
  是年师忽患大热症,中西医药皆罔效,自知生命垂危,不思饮食,於卧病中,专称「观世音菩萨」圣号。过七昼夜,於惺忪中忽见圆光,师自见身如小童,光中有一老媪背师入一大寺院,在众多塑像中见到观音大士,师即强媪将之放下,扑地顶礼,头再起时,光灭人醒,汗散遍体,浓痰尽出,身轻自在,病已不药而愈。诊疗医生乃一基督教徒……亦惊叹佛教不思议,有此奇迹。
  翌年便发生「南方渡众」之指示,从此:师因从佛法中获得修持之体验,以及事实之印证,信心坚固,用功甚勤。(皆见〈大马佛教研究第一集〉1-68页)
  在法师信愿行持中,感应道交之事迹颇多,但师以此为个人之事,也视之为平常,故甚少提起。除了上述生死攸关及一生转捩之感应事件,才略为述及,其他的偶尔在言谈中,会对弟子或信徒们略谈,但不着墨流传。
  至目前,法师来马已四十多年,几经人事及政府等社会变迁。但法师在大马佛教界活跃的时候,应该是法师值壮年时代,即五十年代抵马开始,至於八十年代初期约卅年左右的时间。过後法师活动已渐渐从对外而对内,动态转入静态,除了少数寺院的活动外,已少在大众场合出现,大多数时间都在常住内。七一年从马佛总会卸任主席一职後,更是「倦勤」了。目前除了本身及徒弟的寺院挂着住持名份,也只有法师慧命所托的马佛学院的院长一职尚未辞卸。
  在此四十多年岁月中,尤其是早期活跃於佛教界时,法师的贡献及功绩是有目共睹的。大马佛教界在法师的领导丶带动及开拓下,开出了新的局面。因此大马佛教史学界称誉法师为「(近期)大马(汉文系)佛教之父」。
  此称誉对法师而言,是当之无愧的,综观法师对大马佛教的贡献与功绩,可分为文化层面的建设及组织方面的建设各四项,文化层面的建设为:
  (一)开着书立说之风气
  (二)开讲经说法之风气
  (三)开艺文弘法之风气
  (四)开培材值僧之风气
  至於组织方面的建设则为:
  (一)助成大马佛总
  (二)助创马佛学院
  (三)支持佛青总会
  (四)创建三慧讲堂
  (甲)文化层面的建设
  (一)开讲经说法之风气
  早期曾经在马来西亚弘法的法师当然不只是竺摩法师,据法师所撰的《荡执成智丶真 空妙有--五十年来的槟城佛教》一文中记载,当时从中国到马来西亚弘法的法师大 德是不少的。但除了极乐寺开山住持妙莲和尚丶第二任住持本忠法师及与本忠法师一 起受邀前来的得如法师因在极乐寺而较长期驻留,以及慈航法师曾驻留菩提学院数年 外,其他的法师皆未曾长期驻留,故对佛教弘法事业,较无法有系统性的进行。早期 曾来马弘法之法师,包括了闻名遐迩的虚云老和尚及太虚大师等高僧,还有寄东丶永 虔丶华智丶妙祥丶成元丶大雄丶道阶丶广本丶苇航丶等慈丶惟幻丶妙解丶妙理丶觉真 丶转岸丶贤悟丶广识丶法舫丶瑞今丶妙钦丶圆瑛等法师丶皆为短期弘法性质的,後来 有留在星马则有真果丶明德丶伯圆丶宏船丶广义丶广馀丶寂晃丶胜进丶龙辉等法师。
  看起来洋洋可观的弘法僧材,在整体佛教的弘法事业上,自然有一番作为。不过在竺 摩法师到来本邦之前,这些弘法事业中,较有影响的法师皆未长期驻锡,长期驻锡的 法师虽然也有在弘法,却未能发挥很大的作用。竺师受邀来本邦时,即为教育及弘法 事业而来,而以法师之学问及佛学造诣,能长期驻锡,且以壮年之龄,声誉之助,四 处奔波弘法,并多处开讲经论,自然能开讲经说法之风气。
  竺摩法师在马来亚期间,在国内及国外,曾开讲过的经典计有金刚经丶华严经丶普贤 行愿品丶法华经丶普门品丶地藏经丶善生经丶孟兰盆经丶弥勒下生经丶般若心经丶维 摩经丶阿弥陀经丶十善业道经丶药师经丶法常住经丶天请问经丶佛问阿难吉凶经丶弥 勒上生经丶理趣般若经皈依三宝品丶施色力经丶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丶以及劝发菩提心 文丶慈悲三昧水忏等等。虽M有经典未讲完整部,或以其中数品,或只讲其要义,但 对马来亚佛教界而言,这真是难得而殊胜的讲经法会了。其中一些经典的内容并不深 奥,可谓是契机的因缘,毕竟本邦佛教徒,能有机会较有系统的听经闻法,因缘可说 是殊胜了。
  竺师能如此讲解经典,对於佛教中心思想及理论的推广,起了一定的重要作用。而且 除了较有系统的讲经以外,法师几乎是每被邀请,便为信众说法。并曾领导马来亚佛 教会弘法团到全国五个州巡回弘法,掀起了弘法及闻法之热潮,接引了不少各阶层社 会人士信佛学佛。除此法师也曾多次主持佛学座谈会,通过问答的方式弘扬佛法,解 答各方对佛法的疑惑。

加入收藏夹】【 】【打印

 
 

开始日期:2011-06-09 总IP数:000000 页面被浏览次数:000000 当前在线人数: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