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公元2017年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佛教古迹

大马佛教二千年(上篇):拼凑史实·追寻法迹

 作者:图片提供:周泽南(部份照片) 普陀书轩缘整理  资料来源:《普门》杂志  发布日期:2011-06-16  点 击:

249798_10150204509002469_272435232468_7223593_4602375_n.jpg

   在我国,佛教一直被当成华人信仰的宗教,只有二丶三百年的历史。然而,如果能深入研究,就会发现佛陀的法迹,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来过了,最早甚至可以追溯至公元初,也就是拥有近二千年的历史。在考古学方面,其成果远比文献学来得丰硕,无论是吉打的布秧河谷,或是吉兰丹的瓜拉柏迪斯,出土文物之丰富,包括了青铜及陶土佛像,证实了佛教在我国的悠久历史。
  《普门》杂志月前走访了官方丶法师丶学者及教界人士,整理了有关“大马佛教二千年”的主题,从中拼凑较完整的大马佛教历史。

 

印度商旅:佛教信仰之始

 

  要从“大马佛教二千年”解题,面对两大区块,即是年代的考证,以及佛教信仰的证明。
先说年代。吉打布秧河谷的最古老的出土文物为公元四世纪,以出土的年份为准,当地的历史可以再往前推算。而根据国大的马来学者阿力诺博士的说法,一般学者相信,位於泰南和半岛北部的狼牙修,其年代应该始於公元100年,距今将近2000年历史。
  倘若要在往上追溯,根据陈秋平博士在其着作《移民与佛教——英殖民时代的槟城佛教的引证,早在公元前6丶7世纪之前,印度史诗《罗摩正传》就曾提及马来黄金半岛;学者Brian Harrison认为,早在公元 一世纪,就有印度人定居东南亚;学者Coedes 则认为,公元一世纪之後,是东南亚印度文化发展的重要时期。
  据锡兰国史《大史》(Mahavamsa)记载,阿育王孔雀王朝君主(约公元前304年至前232年)派遣儿子摩晒陀长老去斯里兰卡传播佛教,也曾派遣须那尊者(Ven. Sona Thera)和乌多罗尊者(Ven. Uttara Thera)到黄金半岛弘法。不过,在阿育王石柱的记录,上并没有派遗黄金半岛这一段,因此埋伏了争议。
  虽没有明确的年代记录,不过,学术界相信,在公元一世纪,马来半岛就有灿烂的文明,而且深受印度文明的影响。

012.JPG

来者,梵天或佛陀?

 

第二个要研讨的区块:佛教信仰。马来文明深受印度文明之影响,无论是在习俗丶语言丶文化丶社会结构方面,至今仍保有不少印度文明的痕迹。对马来古文明有进行深入研究的郑文泉博士就举证了许多日常马来用语,实是从梵语演化而来。
然而,在众多史前的出土文物之中,印度教与佛教掺合,究竟当时的马来古国,以信仰佛教或印度教为主?对於这一点,大马考古协会会长拿督聂哈山丶郑文泉和陈秋平都各有主张。
  聂哈山表示,最初在马来半岛盛行的应该是佛教。他认为,印度教有严格的种性阶级之分,这种社会结构,不容易在其他地区广传。
  聂哈山的说法获得阿力诺的支持,他指出,马来群岛出土刻有古梵文的文物,若在印尼,多数可能属於印度教,在马来半岛,较可能是佛教。
  郑文泉则倾向於印度教为信仰主流,但不排斥佛教,这是因为印度教留在东南亚的遗迹太多了。
“以室里佛逝(Srivijaya)来说,这个王朝的名字就属於印度教的。不过,它至少有三个时期非常支持佛教,即是义净大师南来时期丶兴建婆罗浮屠时期,以及阿底峡尊者南来时期。”
  陈秋平则认为,传入马来半岛的极可能时是“Siva-Buddhism”,虽於印度佛教後期,印度教和佛教掺杂不分的一种形态。他指出,印度佛教与东南亚佛教的关系紧密,印度盛行的佛教形态,都会直接传入并影响东南亚佛教。“至於传入後,与环境结合後起了什麽样的变化,最後形成怎麽样的形态,目前我们不知道。”
  陈秋平表示,12丶13世纪之後,阿拉伯商旅崛起,回教传入马来半岛,随着回教马来王朝,如马六甲王朝的崛起,佛教在短时间内迅速被取代。
  他推测,最初传入的佛教教义不纯正,乃至後期可能出现腐败的现像,丧失了其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力,导致佛教迅速末落。

%E6%8E%83%E6%8F%8F0110.jpg
006.JPG
007.JPG

消失了的佛教古国

 

狼牙修(Langkasuka) 北大年 (Pattani)

 

  狼牙修是古代东南亚的印度化国家之一,大约建国於一丶二世纪,於15世纪灭亡。在其最辉煌时期,狼牙修领土包括今天的吉打丶吉兰丹,甚至还占领了泰国南部。以吉打城(亚罗士打)为贸易港,中印交通频密。
狼牙修的居民以吉蔑人(即高棉人的一种)为主,而统治阶级是印度人。狼牙修开始是盛行佛教,使用南印度的文字。
  阿力诺认为,北大年(Pattani)就是狼牙修,依时代不同有过不同的名字。这个国家的中心丶首都经常更换,偶尔在吉打,有时候移到北大年。12世纪起信仰回教,1902年被泰国吞并,至今泰南仍设有北大年府。

 

羯茶(Kedah)

 

  公元7世纪,唐代义净法师经过此处,称之为“羯茶”,“羯茶”即为吉打的谐音。一般认为现今布秧河谷(Lembah Bujang)遗址,即属於此王国。
  1804年,一名驻槟城英籍警宫James Low在马来半岛陆续发现梵文石碑及佛寺遗址,他在吉打Bukit Meriam发现大约刻於4世纪的碑铭,以古Pallava字母(梵文的一种)刻上佛教经文:“造业由於无知,有业必须轮回,有知即可无业,无业使免轮回”。另Quaritch Wales也曾在布央河流域(Sungai Bujang)附近发现一样刻有古Pallava字母的碑铭。刻成年份大约公元6世纪。经文说明大乘佛教中道(Madyamika)的思想。

 

盘盘(Pan Pan)

 

盘盘国(公元3世纪──7世纪),是一个印度化的小国,後为室利佛逝所统一。南北朝及唐朝时期皆有遗使到中国。
《旧唐书》记载,盘盘国与狼牙修国为邻,皆学梵文,甚敬佛法。
《新唐书》则记载,盘盘国有佛寺,僧尼不忌荤,但不饮酒。
盘盘国的确实地点,或在泰南苏叻他(Surat Thani)或洛坤(Ligor)一带。

 

赤土 (Tanah Merah)

 

赤土国,见於《隋书》,位於狼牙修以南,确实地点有说是位於泰南的宋卡(Songka)丶北大年,也有说是吉兰丹丶彭亨一带,於吉兰丹河畔泥土赤色之处。
按记载,其国土地为赤色,故名赤土国。这与吉兰丹州北部的丹那美拉(Tanah Merah)的地名是否相关,有待考究。《隋书》上说,其国都为僧祗城,又说“其俗敬佛,尤重婆罗门。”点出了该国印度教和佛教掺杂的情况。

 

柔佛古城(Kota Gelanggi)

 

据载,在柔佛有一古城名Kota Gelanggi,为室利佛逝在马来半岛第一个都城,古城的遗址成谜。聂哈山曾经在柔佛北部进行考古工作,没有太多收获。他相信,这个古城可能是在哥打丁宜(Kota Tinggi)附近,甚至可能沉没在新加坡水域之下。学术界认为,如果真的发现此城,其考古发现将会非常丰硕。

 

室利佛逝(Srivijaya)

 

发源地在现代苏门答腊岛上的巨港(Palembang)附近,是东南亚印度化古国之一,於13世纪灭亡。室利佛逝王朝的全盛时期,其势力范围涵盖整个马来半岛,直到泰国南部。
室利佛逝崇佛,据知,在公元9世纪,该国国王巴拉提婆曾贡献一笔捐赠给那烂陀大学。该地佛教兴盛,除了曾在7世纪接待过中国僧人义净法师,在公元11世纪初,接待将佛教传入西藏的阿提峡尊者,他当时定居Palembang,向密宗大师Dharmakirti学密法。
义净大师认为这里是个很好学佛的地方,因此建议:“如果有僧人想到西方学佛法,可考虑留在这里一两年,学习梵文。”这是室利佛逝作为大乘佛教学习中心的重要证据。
公元11世纪初,室利佛逝遭到印度朱罗王朝的侵袭,国势渐衰。

 

佛教考古场之:瓜拉柏迪斯佛牌山

 

20年前,距离吉兰丹话望生25公里的瓜拉柏迪斯(Kuala Betis)的深山丛林里一座石灰岩洞被发现无数的佛牌,它们带有印度原始佛教的风格,手工精美,塑像生动,因而被猜测是出土文物。
“佛牌山”的名字因此不胫而走,当地居民蜂涌而至,大家都来挖佛牌。出土的佛牌都是成叠成叠的,取之不尽。一些民众甚至用锄头来挖,可惜的是这一锄下去,珍贵文物都碎裂了。
後来经媒体报导,国家博物馆派人来封锁现场,并展开大规模的挖掘。但在这之前,已经有不少佛牌流入民间了。
玛晶玛浪坐佛寺住持昙铁法师表示,佛牌山的年代久远,已无法考,有一说法,与室利佛逝王国有关。当地出土了制做佛牌的木模,以及雕凿的工具,证实是一个制造厂。
“佛牌在这里制造後,再运到泰国丶柬埔寨等东南亚各国。後来基於不明的原因,可能是僧人迁走了,就把成千上万的佛牌掩埋在此处。”
文物流失,是国家人民的损失;历史重现,才是全民的福祉。
无论如何,他期待政府及民间有更多的相关研究,让佛牌山的历史不再蒙尘。

008.JPG
009.JPG
010.JPG
011.JPG

加入收藏夹】【 】【打印

 
 

开始日期:2011-06-09 总IP数:000000 页面被浏览次数:000000 当前在线人数: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