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历2561年 公元2017年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书轩文集 > 普陀专访

开谛法师与南游云水情 马新佛教历史图片集

 作者:文:杜忠全 普陀书轩缘整理  资料来源:南洋商报第12版副刊  发布日期:2010-07-27  点 击:

%E6%8E%83%E6%8F%8F0004.jpg
《南游云水情》以图片为主,文字为辅,保存马新佛教的历史影像。
%E6%8E%83%E6%8F%8F0005.jpg
《南游云水情──佛教大德弘化星马记事》,槟城宝誉堂教育推广中心2010年05月出版。
%E6%8E%83%E6%8F%8F0006.jpg

 

  “早在几年前,开谛法师积极搜集与整理马新佛教旧照,乃至近期为筹措出版事宜而奔忙之时,我们即时有接触;而今《南游云水情》终於出版,我当即请开谛法师正式谈谈他搜集佛教历史图片的因由──”

  不久之前,槟城宝誉堂开谛法师悄然出版了《南游云水情──佛教大德弘化新马记事》一书。这精装印的佛教历史图片集几进500页,印刷成本不菲,却不采订价寿,而以有需求者随缘索阅的方式来流通。按此模式来出版,编者自有其一份考量,无论如何,这却是大马汉系佛教传沿一百年来的第一部图片集,说来极具意义。早在几年前,开谛法师积极搜集与整理马新佛教旧照,乃至近期为筹措出版事宜而奔忙之时,我们即时有接触;而今《南游云水情》终於出版,我当即请开谛法师正式谈谈他搜集佛教历史图片的因由。

 

历史癖好

 

  开谛法师开始接触佛教历史老照片,是从1991年开始的:
  “我出家的道场是一座老庙,而槟城在大马佛教发展的过程占有重要地位,过去许多佛教大德南来北往,往往都会在槟岛留下足迹。”开谛法师说:“那时我还没剃度,见到常住在整理旧物,许多年代久远的历史照片多不受重视,随着主人的离去或往生之後,就任取任弃了……”
  除了学者及对历史有特殊癖好者之外,一般人对照片的态度,往往是先看影像中有没有自己,或者是否有自己认识的人,如果前述二者都没有,那就兴趣缺缺了。很多的老照片,早年多在这情形之下被整理者弃置了:
  “後来我开始收集这些随缘出现的历史旧照,就从一些自己还算认识的教界人物照开始,过後其他方面的佛教图片……”他说。
  因为对过往的历史点滴有着特殊癖好,开谛法师面对历史旧照,看到了一些自己还能辨识的大德人物;如果是集体或活动照,他特别好奇的是:除了自己能指认而出的少数人物,其他站在他们身边的陌生面孔,究竟又是何许人?而这些人与那些人,他们之间又有着什麽样的关系?
  “所以,我就拿着手头的老照片去问老和尚,请他们辨识影中人……”他说。

 

打完斋不要和尚?

 

  自1991年入住槟岛的佛教道场并出家之後,开谛法师陆续积存着佛教历史图片,但让他深感惋惜的是:最初纯粹从个人兴趣出发,後来意识到老照片背後的历史意义,开始有意识地让缄默的影像与过去的历史事件对上号之时,不少作为时代过来人的老和尚,都已相继作古了。
  我是到了准备往斯里兰卡留学之前的2005年,才有意识去为历史影像搜寻相关信息的。开谛法师说:“很可惜,那时很多老和尚都往生了;反过来,其时也相当庆幸,那时也还能找到一些老人家来细说从头。到了现在,连他们都走了,再想问也无处可问了……”
  除了向早年在教界活动的老和尚询问当年之外,一些人提醒他,说或许一些带发修行的耆年斋姑,应该也能提供相关的信息。但是,开谛法师指出,那毕竟有所隔阂:
  “在家修行‘斋姑’毕竟不是出家人,她们不属僧团,即使经常在特定的活动场合与出家法师絣碰面,但是,一般除了特定的住持或当家法师之外,她们无法辨识所有出家人,特别是那些专门跑经忏法事的僧人,除了教界的过来人,在家人无法说出他们的名号的……”
  这就是所谓的“打完斋不要和尚”?开谛法师才说完,我们一起相视而笑!

 

出书:为免散佚与遗忘

 

  《南游云水情》一书所收的佛教历史图上,只是开谛法师所藏的一部份旧照;此次整理而出的,主要是人物影像。过去汉传佛教在这一片土地的发展与扎根,除了名号响亮的高僧大德,实还有很多的小人物在默默耕耘,他们也做出了贡献,但历史却把他们给淹没了。因此,开谛法师在《南游云水情》里透过掏取老记忆,尽可能让一些镜头焦点以外的身影留下名号。至於整理部份图腾来出书,那是开谛法师自斯里兰卡毕业归国之後才动念的。
  “起初我只随缘搜集一些散佚的旧照,後来主动向一些教界人士借调──现在我们不需要照片拥有人割爱相赠了,一经扫描存档後,就可以原照奉还,方便得很!”他说:“但是,我国出家人就是这样,住在道场里,一旦往生之後,遗物就归常住处理了;过去老和尚们身後留
下的旧照,大多被辗转分割与流散或销毁。我想,我现再收存了不少旧照,但有一天我不在了,它们还不是得再经一次的轮回?如果遇到有心人,可能会妥善收存,但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被任意弃毁了……”
  意识到老照顾再次历经“轮回”的未订前程,於是乎,开谛法师便兴起结集出书,让这些流动的时间里幸存下来的旧影像,以相对拟定的姿态保存下来:
  “但是,目前我着手处里的,主要还是图片,至於文字部份,多是我为图片找到的相关说明。”谈《南游云水情》时,开谛法师说:“马来西亚佛学院图书馆所藏的《南洋佛教》,让我找到了不少真贵文字,比如早年某位大德法师往生了,他们就会刊出人物略传。我在旧书堆或网路找到相关的文字,就把它们与手上的图片整理在一起……”开谛法师要说的是,这书的图片并不是插图,反倒文字才是^图片的附属,是为图片整理而入的;这些“再循环使用”的文字,其出处皆予以一一注明:
  “我并不想盖庙做硬体建设或投入其他的佛教事业,现在按所学来从事教学,再把自己经手的老照片作这样的处里,除了是自己的兴趣,也是想回馈佛教,略尽绵力来保存历史信息而已……"谈话的最後,开谛法师这麽说。

加入收藏夹】【 】【打印

 
 

开始日期:2011-06-09 总IP数:000000 页面被浏览次数:000000 当前在线人数:000000